娱乐活动可以清楚表现出人生活的变化。那些流传百年的娱乐活动,如看戏、吃宴会、听说书、看中式赛马、听歌女演唱或欣赏杂技等表演,仍然占据显著的。不过也有些新的变化:新型话剧已经出现,说书人除了讲老故事外,也开始谈一些有教育意义的故事,还出现一些新式的娱乐,例如游泳、台球、电影、公园休闲。

  到了,说书仍是在广为流传的一种古老的娱乐方式,无论是小巷茶馆里的人力车夫、胡同里的孩子、庙会上的拥挤人群,还是街上或私人中的各式人等,都喜爱这种娱乐方式。

  有许多茶馆设有一百多个座位的厅堂,专门作为说书的场地,每个座位的价格是2个铜板,所得利润的20%—40%归茶馆老板。当时最有名的说书人之一是双寒冰,据说他一天的收入有1000个铜板。当时还有学务局中名为通俗科的社会教育部门,经常会派出专人与说书人保持联系,协助他们修改脚本内容。通俗科还会帮助说书艺人成立行会,目的在于改进传统段子,充实新的材料。行会总部设在西四牌楼北面的第一专门学校内。行会为了保持说书人的工作质量与水平,经常会派调查员和秘书到现场旁听。

  时期,的赛马常被外国视为过于平淡。赛马常在庙会举行,例如西墙白云观的空地上会举办一年一度的赛马。赛马场长约300码、宽25码,两边搭建有观众可坐的凉棚,观众在观看时可以喝茶、嗑瓜子。赛马有时会在城南的娱乐中心举办,场地就设在先农坛的外边。相较于中式赛马,西式赛马每年春秋二季就在位于西郊的跑马场举行。赛事由外国人主办,参赛的都为外国人的马匹,骑士也多为外国人,观众则以中国人居多。此外,当时的中国还喜欢在区的附近警戒地带观看外国人举行的马球比赛。自1905年以来,一些西式的娱乐活动进入,并呈现大幅度的成长。其中较受瞩目的活动及场所有台球厅、电影院、公园、娱乐中心和现代体育活动。

  1908年之前,没有台球(撞球),到了20世纪20年代,已经有17个台球厅、79个球台。台球厅大多坐落于南城,营业时间约在早晨10点到午夜,有的甚至到凌晨2点。大多数客人在凌晨光顾。台球统一的收费标准是一局20分。最大的台球厅每天每张球桌可以进账20元。

  当时最受欢迎的场所是东安市场的会仙与南城的中兴台球厅。台球厅是新兴娱乐,到了1918年才有行会。自行会成立以来,以往价格浮乱的情形不再。此后价格开始标准化,不再有赠券,也不再向顾客赠送烟酒。凡不遵守的店家将被罚款。

  的第一家电影院约在1909年开幕,不久就立即受到的欢迎。在20世纪20年代,全电影院的上座人数可达三千人。当时上映的影片都是国家拍摄的,内容也多为题材,只有少数有中文字幕。

  当时有6个剧院。最豪华的一家为东长安街的平安电影院,由英国人开设,提供服务的对象多为外国人。时间为每晚的 9:15到凌晨,以及星期三、六的下午。门票收费为60分到1.5元。容纳人数约可达两百人。大观楼坐落在南城最大的商业街大栅栏。华安电影院则位于哈德门外的观星园内。南城先农坛的娱乐园和新世界也放映电影。娱乐园为露天放映,新世界则为在楼顶平台,这两家看电影的费用及所有娱乐的费用都包含在门票里。教青年会在每周四也会有电影。

  所有的电影院都必须有局颁发的营业许可证,每月还要缴纳60元的税和30元的治安服务费。当时外国人对电影院的感觉多是只放较差的影片,这些影片在美国或欧洲既不真实亦不讨人喜欢。几乎没有电影院放教育影片。到了20世纪20年代,美国小区电影服务社与教青年会合作,在中国北方发起一个广泛宣传教育影片的运动。这些影片比较真实地反映了中国自身的社会问题。